史玉柱该死心了吧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的如意算盘再度落空。

过去的几年,他曾三度筹划将海外游戏资产Playtika装入,均以失败告终。一个月前,再欲以赠股的方式“曲线救国”再度折戟。

这下,史玉柱该死心了吧。那么,巨人网络的业绩瓶颈何解?

四次注入资产失败

在如潮般的争议声中,史玉柱赠送股权资产给巨人网络(002558.SZ),海外游戏资产曲线回A的计划告吹。

昨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因股权赠与所涉具体事项较为复杂,巨人投资经慎重考虑决定撤销本次赠与。

大约在1个月前,史玉柱旗下巨人投资计划将所持巨堃网络1.1%股权无偿赠与上市公司,交易完成后,巨人网络将直接和间接持有巨堃网络50.1%股权,实现对巨堃网络的控股。巨堃网络旗下最重要的资产,是其间接控制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Playtika(PLTK)。就此,PLTK即注入巨人网络。

这可是史玉柱最近几年朝思暮想之事。

2020年6月,巨堃网络增资重庆赐比,收购了该公司的全部权益。彼时,重庆赐比持有Alpha 42.04%股权,Alpha是Playtika 控股股东。借此,巨堃网络间接实现了对 Playtika 的投资。

2021年1月15日(美国东部时间),Playtika(PLTK)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当前市值约95亿美元(北京时间7月13日)。

相关资料显示,Playtika的一家以人工智能及大数据分析技术为驱动的高科技互联网公司,善于将人工智能及大数据分析技术运用于休闲社交类网络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其业务分布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

棋牌类游戏是Playtika的特色,2010年,该公司的核心产品《Slotomania》上线,长期稳居美国 App Store 棋牌类游戏畅销排行榜前五位。

史玉柱对Playtika觊觎已久,早前,他就联合弘毅、泛海等机构组成买方团,耗资305亿元将其拿下。

史玉柱已筹划得很清楚,待巨人的游戏版块实现A股借壳上市后,即启动将Playtika装入上市公司。

然而,后续的资产注入并没有史玉柱想象的那般顺利。

2016年、2018年和2019年,巨人网络先后三次拟通过重组收购Playtika,均以失败告终。

本次赠股消息出来后,交易所在第一时间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为利用复杂交易安排刻意规避重组审查。

在交易所和外界的密切关注之下,巨人网络很快叫停了审议此议案的股东大会,最终各方终止协议。

巨人网络的瓶颈

巨堃网络并表,无疑可极大程度提升巨人网络的业绩。

以2020年为例,并表后巨人网络营业收入将从22.17亿元增至182.26亿元;归母净利润将从10.29亿元增至26.87亿元。同时,公司总资产则从108.35亿元增至401.76亿元。

增厚上市公司业绩的同时,风险也将随之而来。公司资产负债率从12.10%飙升至77.04%,超过230亿的长短期借款以及144亿元商誉,都会让巨人网络背负沉重的负担。

或许正是基于此,股权资产赠与的消息发布后,巨人网络的股价波澜不惊。

6月15日报收于15.25元,微涨1.87%,此后股价一路下行,7月13日以13.18元收盘,市值已缩水至266亿元。

巨人网络以《征途》出名,2006年 4 月上线,次年即成为全球第三款同时在线超百万的网游。然而,征途之后,巨人网络再未出现爆款游戏。

2018年和2019年,公司业绩两连降,2020年在游戏行业整体飘红之际,巨人网络归母净利润亦录得增长,但营收下滑至22.17亿元,甚至已不及 2016年的水平。

公司仍然重度依赖《征途》。以2019年为例,前五大游戏产品贡献了游戏版块收入的7成以上,其中4款都是《征途》或征途的衍生产品。

经典产品进入衰退期,后续产品青黄不接,导致公司整体游戏版块收入下滑。从 2018 年的 26.46亿元降至2020年的22.03亿元。

在游戏业务陷入增长瓶颈之际,公司曾在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医疗等行业强势布局,以实现“综合性互联网企业”的战略定位。

2017年,巨人网络以5.19亿元受让旺金金融30.53%股权,并增资3亿元,通过协议实现对旺金金融的控制。旺金金融旗下产品是知名的互金车抵贷平台之一。

然而,仅一年之后,巨人网络即亏本转让旺金金融股权,以及旗下其他多项金融资产,以规避监管而可能带来的经营风险。

巨人网路借壳上市后,公司经营没有重大突破,股价更是萎靡不振。当前不足300亿的市值,较巅峰期的1700亿元已蒸发超过8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