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武汉】被亲情和责任绑架,我成了货真价实的“伏弟魔”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前段时间,影戏《我的姐姐》热映,片中的弟弟对姐姐说了一句话,

“爸爸说家里器械都是我的,你必须听我的话!”

影戏在短短2个小时内先后抛出了“重男轻女”、“女性生育权”、“女性醒悟”、“人生意义”四枚炸弹,直挺挺的砸进了观众心里,我们只能任由她爆炸,留下一道伤疤——叫做“姐姐”。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挣扎在责任、亲情和自我的姐姐,他们之中:

有的人省吃俭用攒下一小笔钱,最后却被怙恃和弟弟“榨干”,甚至连弟弟娶亲的彩礼都必须自己供着;

有的人心疼弟弟重病,不惜为高价礼金嫁人换救命钱,最终却被婆家吐槽“吸血鬼”而净身出户;

尚有的人在娶亲生子后,意外收获了一个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弟弟,感受自己不是姐姐更像个妈妈。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01 我的弟弟是吸血虫

“借网贷、娶亲给彩礼,基本都是要我供着”

赵蕊蕊33岁

我是人人眼中的“大龄剩女”。

我出生在四川的偏远农村,在北京读完研究生厥后深圳打拼。

早先我在一家外企事情。在老家人心里,这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相比他们下地干活风吹日晒,我只要“坐在办公室就能拿人为”。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深圳的生涯成本有多高。

我每个月人为也就1万出头,其中30%要拿来付房租,还只是一个城中村的小开间。

我平时用饭会在超市买菜回去做好,第二天带到单元吃。周末也不敢出门,由于一出门又不知道要在服装、社交和用饭上花掉若干钱。

为了能够省钱点,我天天5:20起床,倒三趟公交去公司上班。有次加班回家,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为了节约车费,在冬夜里走了足足40分钟。

天天的生涯云云往复,日间在办公室里鲜明亮丽,晚上则一下子被打回真相,好像两个平行天下。

日间黑夜的差距也映照在我的现实生涯里。

我有一个初中就辍学的弟弟,前几年还由于在社会上和人打架进了派出所。从局子里出来后,他一直没有牢固事情,照样不是找爸妈要钱。看到怙恃不想管他,他就一起随着我的脚步去差其余都会闲混。

“姐,给点钱买烟”、“我要去河南打工,给我报销点盘费”,诸云云类的请求不停于耳。

最让我溃逃的是,前段时间他在网贷上借了高额贷款,欠了几十万元不还,最后讨债的直接打电话给我爸妈要钱。

我妈没设施了,就又打电话求我协助一起还钱。

接到电话时,我脑壳都嗡了。钱钱钱,从小到大我没少照顾过他,也没少给过钱,但他真的让我以为是个“无底洞”。

每次想到我省吃俭用的效果,就是给他的游手好闲买单,我就感受委屈得不行。

在我爸妈的双重压力下,我照样把在深圳事情2年的蓄积都拿出来,凑上爸妈给的,一起帮他换了债。

我甚至为了找个更高薪的事情,辞去了深圳外企的职位,转行去做了房产销售。

但这还没完,这几天我爸又打电话找我。我最怕接怙恃电话,基本上没有对我小我私人的体贴,启齿就是帮弟弟要钱、或者求助。果不其然,这次电话里我爸说弟弟要娶亲,家里凑不上彩礼,要我协助一起解决。

一听我没钱,我爸就急了,

“当初家里拿那么多钱给你念书,现在你弟弟娶亲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协助?”

要知道,我念书时刻的贷款都是厥后自己事情还的。此外,研究生时代的奖学金免去了学费,我靠兼职赚生涯费,可以说从高中结业以后我基本上没花家里若干钱,

“凭什么弟弟一遇到事情就能找我要钱,我遇到事情却只能自己解决?”

“你弟弟原本就欠好找媳妇,若是你不协助,我们赵家就断后了”,猜也不用猜,我就知道我爸要拿这句话来逼我。

我默默想,这件事我只会帮最后一次。今年我也谈了男友,正准备谈婚论嫁,但我没敢启齿向家里要一分一毫。我知道,在他们心里,女儿出嫁就是泼出去的水,应该是拿钱回来的事儿,怎么可能奢望他们协助、或者祝福?

但在男友的几经追问下,他照样知道了我拿钱贴补弟弟的事儿。男友的妈妈一听说这个情形,强烈地阻止儿子和我娶亲,她给出的理由是“我不想自己的儿子以后还要养小舅子”。

最终,我也自动的竣事了这段关系,一小我私人继续在深圳飘着。

02 我弟弟和我儿子一样大

“我和我妈前后脚有身,长姐如母我是体会到了”

钟秦玲 47岁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扶弟魔”。

原本我还算得上是个独生子女,爸妈把我养大到娶亲生子后,或许是畏惧伶仃寥寂,我妈竟然又怀了一个孩子。

更巧合的是,我妈和我前后脚有身,我弟就比我儿子大一个半月。

为什么说我是扶弟魔呢?在我妈有身后,我就像多了一个双胞胎儿子。

生孩子前,我买婴儿用品都是双份,孩子出生后,给孩子买保险,弟弟也有一份。一最先我也以为没什么,横竖都是随手的事儿,但随着孩子长大,我逐渐要恢复事情时,问题来了——没人能带孩子。

我妈自告奋勇说,她自己带孩子也是带,给我带也是带,不如两家人住在一起,孩子也能一起长大,我也好放心上班。

等孩子们上了幼儿园,我和老公逐渐以为经济上也吃不用了。幼儿园、美术、音乐等指点班,所有器械两叔侄都是一样的,我和老公每个月入不足出。

我老公提出希望我怙恃能肩负养育孩子的责任,分管一些我弟弟的教育支出,但我爸却不太赞成。

他以为,我妈已经给我们带娃,我们理所应当支付弟弟的那部门教育用度。

最后我们没设施,把帐都写下来给我爸一个个谈,他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太过,愿意肩负部门学费和补习费。

但这还没完,再厥后,两个孩子上了初中,进入了青春期。我儿子还算听话,没惹什么事儿,但弟弟就对照起义,吸烟、喝酒、甚至打牌,导致我三天两头接到先生电话,要我去学校谈话。

回抵家,看到弟弟我又不敢直接指斥,骂重了我爸妈就不愿意。

老来得子,大多是溺爱和纵容,他我爸妈依然也不破例。

为了看好他不犯错,我那时天天送弟弟去校门口,晚上准时去学校接他。

最后,至少不做违纪的事儿了,然则成就一塌糊涂,只去一个通俗的高中。我儿子去了重点中学,我妈心里不平衡,还指责我没教育好弟弟。

现在,弟弟上了专科,还在内里交了女同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要钱,还埋怨我:

“姐,其余同砚都有恋爱基金,为什么我没有?”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刻是个头。究竟我只是他的姐姐,不是亲妈,但为什么全天下都以为应该是我来肩负抚育他的责任?

03 为了弟弟我把自己给“卖了”

“两年后净身出户,老公不想被我和我的家庭吸血”

张嘉怡 25岁

我出生在贵州的一个小山村,家里一共三姊妹,我是老二,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个弟弟。

从小爸妈就偏心弟弟,出门吃酒带回来的红鸡蛋也都留给他。小时刻我们都以为怙恃偏心,但血脉相融,我的心里照样爱着这个弟弟,究竟是我的家人。

但我没想到,这个家人最后却影响了我一生的幸福。

16岁那年,我就辍学外出打工。那时我在深圳的餐厅做服务员,还熟悉了另一个服务员小袁,就在即将谈婚论嫁时,我接到了我妈从老家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我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我弟弟检查出了尿毒症,照样异常严重、换不了肾的那种。

句话说,弟弟的这条命未来都需要靠每周3次的透析才气维持。

我那时心疼坏了,挂完电话就最先查自己银行卡里尚有若干余额。但我才事情2年,做的照样服务员,拿点存款对弟弟的病来说就是杯水车薪。

最终,我们在医院旁边的地方租了小屋子,妈妈照顾弟弟的饮食起居,爸爸在县城里打零工挣钱,弟弟的医疗费、他们的生涯费,每个月房租都交不起。

最后,我一咬牙,和爸妈说,“我嫁人吧,彩礼钱给弟弟治病。”

我和小袁商议娶亲,然则他们家也不富足,拿不出来若干彩礼。我很矛盾,一边是情绪深挚的爱人,一边是没钱治病躺在那里痛苦的弟弟,最终咬咬牙竣事了我们的关系。

在内陆人的先容下,我熟悉我的前夫。他们家是开砖厂的,经济还可以,但长得又黑又矮,眼睛有点问题,以是三十几岁也没有娶到媳妇。

牙婆找到我时,特意强调对方不介意我家庭情形,还愿意出10万彩礼娶亲。

就这样,我和一个不那么相爱、大我13岁的男子娶亲了,也一度缓解了我自己家里的经济问题。

娶亲三年,我先后生了一儿一女。屋里两个孩子,经济压力变大了,砖厂的生意也不景气。对于外家,我们拿的钱也越来越少了。

有次,我爸又打电话说弟弟病情加重,急需大笔用度,我立刻找老公商议对策。没想到,他却冷漠地说,“你弟弟病也不是一两天了,这些年我们帮他的还少吗?你们家就是个无底洞。”

“我当姐夫的该做的都做了,我们的养孩子要不要钱?”

“你不能再帮了,帮也帮不了。”

接连几句话压得我哑口无言,但那是我亲弟弟,我怎么能袖手盘管?最后我偷偷把我和老公共有存款挪了5万元出来给怙恃。

庆幸的是,弟弟终于缓过来了,但我的婚姻也完了。

这件事的催化下,我们不停的打骂,公公婆婆也加入了进来,我再三的央求他们,孩子还小,还需要妈妈。

效果,我婆婆恶狠狠地说,“你就是个败家子,我儿子娶了你倒八辈子血霉,你的弟弟和怙恃只晓得吸你的血,我们再也不想养你弟弟了。”

两年前,我仳离了,两个孩子随着男方,我净身出户。

我不是一个及格的母亲,不是一个及格的妻子,我当姐姐算及格吗?